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社會趣聞

繼“黑老大”指認檢察官后 其妻子再爆雙方恩怨

11月18日,重慶市大足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尹光德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案,在當天的法庭調查環節出現戲劇性一幕:“黑老大”尹光德當庭指認主訴檢察官唐浩是他的保護傘,申請唐回避。

大足區人民法院大足區人民法院

庭審在11月19日被中止。重慶市掃黑辦已成立聯合調查組介入調查。(參見看看新聞Knews黑老大指認主訴檢察官為保護傘 掃黑辦介入調查。)

重慶市掃黑辦相關負責人說,重慶市掃黑辦成立的聯合調查組,正在依法依紀開展調查工作,相關調查情況將適時向社會公布。

黑老大與主訴檢察官在庭審中上演如此劇烈的沖突,在國內司法史極為罕見,旋即掀起輿論風暴。看看新聞Knews記者通過采訪尹光德的妻子陳世新以及多位知情人士,發現尹光德和唐浩的沖突背后存在隱情,涉及兩人之間的私人恩怨。

今年44歲的尹光德,綽號“德哥”“尹德德”“德莽子”,重慶大足區人。公訴方指控,2014年1月16日下午,他伙同肖如強、廖清偉欲強行在何澤等人開設的賭場上占股,未得到何澤許可,他即拳擊何澤頭部,并指使肖如強、廖清偉持菜刀追砍何澤、鄭世海并將何澤砍傷。經重慶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鑒定,何澤損傷程度為輕傷一級。

公訴方說,本次犯罪行為在大足轄區造成了嚴重的惡劣影響,也標志著以尹光德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成立。

尹光德涉黑案起訴書。尹光德涉黑案起訴書。

就是因為這一事件,尹光德涉嫌尋釁滋事罪,于2019年1月6日被重慶大足區公安局刑事拘留。

事實上,該事件源于尹光德、何澤兩人多年來埋下的矛盾種子。

2010年前后,尹光德深陷困頓。2008年12月19日,他因販賣毒品罪被云南德宏州中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2009年3月20日,云南省高院發回重審;2009年6月8日,云南德宏州中院裁定準許德宏州檢察院撤回起訴;2009年6月15日,德宏州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

在此期間,一貧如洗的尹光德向何澤借款3萬元,何澤后來多次索要未果,就在公開場合經常奚落尹光德:你一個當大哥的,3萬塊錢都還不起。尹覺得何澤很掃他面子,遂心生怨恨。

后來,何澤在大足區郵亭鎮利群村5組開設賭場。2014年1月16日,刑滿釋放剛一個月的尹光德,和肖如強、廖清偉等一幫兄弟前去參賭。“當天,尹光德的手氣不好,輸了錢,又和何澤發生了口角,覺得面子又掃了,”尹光德的妻子陳世新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舊恨未了又添新怨,接下來就發生了尹光德和兄弟們砍傷何澤的事件,“他們要在何澤的賭場占干股只是借口,其實是想出口惡氣”。

何澤向警方報了案。2015年1月19日,雙方在郵亭派出所的協調下達成諒解,何澤獲得尹光德一方14萬元的賠償而撤案。

雙方在警方的協調下達成諒解,何澤獲得尹光德一方14萬元的賠償。雙方在警方的協調下達成諒解,何澤獲得尹光德一方14萬元的賠償。

諒解書說,雙方為打牌發生口角,引起抓扯,肖如強慌亂中順手撿起地上的砍菜刀,將何澤背部等部位砍傷,由于雙方系好朋友關系,平時沒有發生矛盾,此次傷害事故也是肖如強意料之外的、不愿發生的。現肖如強已對何澤人身損害的各種損失給予了積極賠償,何澤對肖的故意傷害行為表示諒解。

何澤其實是大足另一人士陶某的兄弟。陶某從事民間借貸生意,“多次吸毒販毒被抓,都很快被放出來”。他和尹光德本是同學關系,但在陳世新看來,二人面和心不和。

何澤的被砍,盡管達成諒解獲得了賠償,仍讓陶某覺得“失去了老大面子”,與尹光德之間的關系開始變得緊張。

此時,唐浩出面撮合雙方關系、化解矛盾。他與陶、尹二人均熟稔,是他們的“浩哥”,常一起唱歌娛樂,“幫忙協調關系,磋事情”。

唐浩是大足區人民檢察院的員額檢察官,他所在的檢察一部主要負責危害國家安全、危害公共安全、擾亂公共秩序、侵犯公民人身民主權利、侵犯財產和危害國防利益犯罪案件的審查逮捕、審查起訴、立案監督、偵查活動監督、審判監督和羈押必要性審查等刑事檢察工作;負責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和相應案件的司法救助工作。

多名知情人士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浩哥”和當地許多有實力的商人、大佬交厚,關系微妙。他和陶某關系尤其好,他們經常被熟人看到在當地會所一起娛樂。

化解陶、尹二人矛盾后不久,唐浩安排人找到尹光德,要求在他經營的“仁忠茶樓”安裝設備售賣“時時彩”,其他股東卻不同意。“考慮到浩哥的地位得罪不起,茶樓3位股東共同送了他1萬元現金。”陳世新說。

錢是收了,唐浩還是認為尹光德事情沒辦好,對他很有意見,“小氣,不會做人”。

2018年1月起,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在全國展開。有人舉報尹光德涉黑,當年砍傷何澤的舊案翻出。多位知情人士向看看新聞Knews記者透露,正是檢察官唐浩代表檢察機關向大足警方發出《糾正違法通知書》,要求以尋釁滋事罪名,對何澤被砍傷案重新立案,追究尹光德、肖如強、廖清偉等人的刑事責任。

尹光德等人后被定性為涉黑團伙,上報重慶市掃黑辦,大足區公安局遂被指定管轄、偵辦。2018年8月,尹光德開始四處避風頭。起訴書稱,當月10日左右,他偷渡至老撾,后又從老撾偷渡至泰國、泰國偷渡至老撾;2019年1月5日,尹光德在老撾勐跨縣被當地警方抓獲,次日被移交給重慶大足區公安局。

而被指控為尹光德團伙的其他25名成員,在尹光德被抓獲之前已先后到案。參與處理2014年舊案的郵亭派出所5名警察亦受到大足區監察委的查處。

“當你是大哥,你卻往死里弄我。”尹光德認為自己被清算打成黑老大,陶某卻安然無恙,這明顯是唐浩對他的報復和選擇性掃黑,“你安排人來做業務,其他股東沒同意,你認為事情沒辦好,因此對我有意見。我之前還覺得你作為承辦人會幫我,結果你上來動不動就說我指示、安排其他人去犯罪”。

尹光德11月18日在法庭說,我跟其他人吃飯、喝酒協調糾紛,就被指控是黑社會,和浩哥也一起吃飯喝酒,你也幫我協調關系,那你就是我的保護傘。

此外,尹光德和唐浩之間關系的決裂,或還涉及到另一宗案件。

尹光德的岳父陳明東,是一位腦萎縮病人,行為遲鈍癡呆,2014年后就無法正常語言表達,身體羸弱,“體重不超過50公斤”。女兒陳世新向看看新聞Knews記者回憶,2018年8月29日,52歲的父親突然失蹤——直到幾天后才得到消息,他被指稱在一家五金店偷鐵,遭到徐仁華、徐叡、毛學能等3人毆打,并被綁在電線桿上“示眾”一夜,后死亡。

該案經大足區公安局偵查,發現陳明東是因捆綁導致窒息而死亡的。偵查終結,移交大足區檢察院審查起訴。該檢察院審查認為,徐仁華是因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自己的捆綁行為而致陳明東死亡,以過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徐的刑事責任,向大足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陳明東的三位家屬同時提起附帶民事賠償訴訟。

該起刑事附帶民事一案的主訴檢察官就是唐浩。陳世新說,唐浩指導并參與了對他們家屬的調解工作。唐浩曾找到陳明東家屬方的代理律師施壓,稱3名致人死亡者只愿一共賠償死者家屬8萬元,“他還跟我姨媽說,對方沒多少責任,賠好多就拿好多錢算了”。這個金額遭到家屬斷然拒絕。

經大足區法院主持調解,直到2019年9月27日下午,原被告方才達成調解協議。作為民事訴訟原告的陳明東3位家屬,最終獲賠徐仁華給付的各項損失26.7236萬元,“此案一次性了結,原告不再追究徐叡、毛學能的相關責任。

徐叡、毛學能免予刑事起訴,法院判決徐仁華緩刑。作為受害者家屬,陳世新難以接受這個結果,此前她和弟弟拒絕在刑事諒解書上簽字。她至今認為父親致死案在起訴、審判方面存在不公。

陳世新父親死亡的調解筆錄陳世新父親死亡的調解筆錄


陳世新父親死亡的調解筆錄陳世新父親死亡的調解筆錄


陳世新父親死亡的刑事諒解書陳世新父親死亡的刑事諒解書

一位對唐浩、尹光德都熟識的大足知情人士告訴看看新聞Knews記者,尹光德認為和唐浩關系好,在一些緊要事上一定會幫他,結果唐浩不但沒偏袒他還背后戳刀,這讓尹胸中積怨越來越多,“他又比較莽,性子急,不顧后果的,所以在這次庭審時就爆發出來,直接和唐浩懟上,當庭進行舉報與指認,來得很突然”。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六合图库总站即时开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