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社會趣聞

將軍的太大了坐不下輕一點 將軍不要吸乳汁了昂

2019年10月09日28870百度已收錄

靈玉正看著睡著了的顧言安看得入神時,突然身邊有一個士兵來和她說話,問她叫什么名字,還說,“這名字比我的霸氣多了,我叫平安,我娘取的。”

她聽了便也夸回去,“平安這個名字也很不錯,寓意很好,你娘一定是每天都在盼著你平安回去。”那一刻她是有些羨慕他,突然想,如果自己的娘親還在,會給自己取什么樣子的名字呢?

平安憨笑道,“好幾年沒有回去了,現在黑得我娘都認不出我了。”

“你當兵很久了嗎?”靈玉隨口問道,她反正也沒有睡意,便趴在那里和他聊了起來。

“好久了,我跟著我爹打過無數場仗,幾乎都是打勝的。”他的臉上有了驕傲的神色,月光下煜煜生輝。

“這么厲害,旁邊那個就是你爹嗎?”她指向不遠處一個已經睡著了的老士兵。

平安搖頭,臉上的驕傲在一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悲傷和自責,“我爹死了,在戰場上為了救我,被敵人刺死了。”

靈玉聽得難過起來,“這樣啊……”她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好,便沉默下來。

平安嘆一口氣,“其實也早該習慣了,戰場最無情,今天還在你身邊和你說著笑著的人,說不定明天上完戰場后,就和你陰陽兩隔了。”

這話讓氣氛沉重起來,讓靈玉想起了死于戰爭的父母,心里更加難受,“你說得一點也沒錯,戰爭最是無情!”她說完突然想,這個叫平安的士兵,會不會也在接下來的戰爭里突然和自己陰陽兩隔了呢?這樣一想連忙在心里大聲說道,“不會的不會的,大家都會平平安安的。”

這時旁邊一個臉蛋很圓的士兵靠近過來參與到了他們的聊天中,“你倆不睡覺在聊什么呢?”他說著看向靈玉,“小兄弟,你是什么來頭?我看將軍對你很特殊。”

靈玉剛要說自己只是他的一個仆人,并沒有什么大來頭,卻突然用眼角余光看到顧言安往他們這個方向看來,他的臉色陰沉得很可怕,看起來心情好像很不好一樣。

顧言安確實心情不大好,他躺在那里,看著她跟兩個男人聊得很來勁的樣子,心里不知為何就是覺得不爽快,他不是很清楚為什么會這樣,只覺得那三個人看起來真的很煩,便站起身走到他們旁邊,雙手背在身后,高高在上看著他們,“精力還很旺盛的話,就去跑幾圈消耗一下吧。”

平安和那個圓臉士兵連忙道,“將軍,我們馬上就睡了。”說完回到原來的位置一躺,閉起眼睛“呼嚕呼嚕”就睡了過去。

靈玉趴在那里,有樣學樣地連忙也閉上眼睛,卻突然覺得脖子一緊,身子一輕,睜開眼睛一看,原來自己被他拎了起來,嚇得面容失色,“少爺?”

顧言安像拎著一只小貓那樣拎著她的后脖領,冷冷道,“石頭再過去就是懸崖,你是想半夜去見閻王嗎!”

“啊?”靈玉吃了一驚,扭頭望向石頭那里,石頭后面黑黝黝的一片,自己還真沒去注意那里是什么,現在被他這樣一說就起了一身冷汗,真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睡著睡著掉下去會怎樣。

還好他及時發現“救”了她,她剛想對他說聲“謝謝”,屁股一痛,對方已經把她扔在地上。

靈玉忍不住就皺起眉來,這位將軍,可真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以后哪個女人嫁給他,可就倒了大霉了。

“在心里說我什么壞話呢!”對方的語氣和臉色都跟冰山一樣冷。

“呃……沒有呢少爺。”靈玉連忙說,“我是覺得……您真是好眼力,多虧您看到那邊是懸崖,不然……”

“別廢話了,睡吧。”對方完全沒了聽她說下去的耐心,重新躺下閉起眼睛。

靈玉也就地躺下,跟著閉起眼睛。

夜很靜,風很涼,一切顯得是那么的靜謐祥和,躺著的人基本都已經睡著了,只有幾個站崗的士兵還認真堅守在崗位上……

※ ※ ※ ※

隔天,天還沒亮的時候,大家就起身收拾準備上路了,靈玉再次被顧言安拎上馬,這特殊的待遇再次得到一眾士兵的羨慕和小議論。

隊伍浩浩蕩蕩離開山腳后,前面的路寬大平坦很多,今天的太陽不是很大,大家的速度比昨天快了很多,一路馬不停蹄走到傍晚時分就到達駐扎點了。

槐將軍早他們幾天到達,這會騎著馬出來迎接他們,他雖然年邁,鬢角也生了許多白發,但端坐在馬上仍舊威風稟稟的,那不凡的氣勢一點也不輸年少的顧言安。

兩人會合后一起往城邊的扎營點去,槐將軍看了一眼與他同騎一匹馬的靈玉,有些疑惑,但沒有問出來,望向正前方道,“督蠻國那邊昨天給我們下了戰書,對方勝券在握,根本沒有把我們放眼里,其實我也覺得以我們的實力,要打贏對方很難。”

顧言安搖頭表示不贊同,“對方實力是很大,但是這樣輕敵只會輸得很慘,我們實力雖不足,但只要用好戰術,一樣可以贏得勝利,槐將軍,要相信我們自己。”

槐將軍被他說的愣了一愣,隨即點頭道,“你說得對,我差點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

兩人說話間已經到達目的地,槐將軍開口道,“你剛到,先好好休息吧,晚上再研究戰術。”說完調轉馬頭往自己營地騎去。

顧言安下了馬,士兵們開始扎營安寨起來,大家的效率很高,僅用一個時辰就完成了任務。

一共五十多個營帳,一排排一行行整整齊齊的,留了主道路和小路,每個營帳里住十個人,剩下一些住不下的便住到附近的廢棄民屋里。

將軍有專用營帳,里面用簾子隔成兩半,一半睡覺,一半供討論戰事用。

和顧言安一起住的是一位名喚丘凌繆的副將,就是那位把靈玉推到路邊去的魁梧大漢,他又高又壯還經常虎著一張臉,看著很是嚇人。

軍隊里很多人看到他都會不由自主顫抖,靈玉和大家一樣怕他,偏偏顧言安安排她和他們住在一起,雖然在房間一側給她準備了單獨的床位,但和那位可怕的副將還是成了同一個屋檐下的住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接下來的日子怕是很難過了……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六合图库总站即时开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