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奇聞異事

我交給他600個比特幣,結果他上周爆倉自殺了

  


  2018 年10 月,運營著一家比特幣礦場的老板陳林在朋友的介紹下,分兩次給一個叫“比特易”的投資平臺總共投了600 個BTC。

  除了朋友的介紹,陳林原意投出600 個BTC 還因為,比特易的創始人惠軼是個成功的連續創業者與投資者。惠軼曾兩次創立P2P 公司并躲過P2P 爆雷潮功成身退獲利數億,也在A 股5000 點時逃頂躲過股災,有著“惠神”的稱號。比特易同時還稱獲得了軟銀中國資本的A 輪戰略投資。

  然而在本周6 月10 日,一則迅速傳播的消息讓陳林感到無比震驚:比特易創始人惠軼因被爆倉2000 個BTC,于6 月5 日自縊身亡,年僅42 歲。

  “他死了,我的錢怎么辦?”陳林看到這條消息后,急忙在比特易的投資者群里求證此事,并聯系了比特易客服。這時他才發現整個比特易已經空無一人,在惠軼自殺身亡后不到一周的時間里,原比特易的員工,合伙人也紛紛撇清關系。

  “我交給他600 個比特幣,結果他上周自殺了!”陳林告訴區塊律動BlockBeats,隨著惠軼自殺一事的發酵,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不僅自己的錢取回無望,自己也卷了一個波詭云譎的死亡爆雷事件。

  外界認為的主要疑點有,并未有確鑿證據證實比特易存在期貨爆倉2000BTC;比特易與近期涉案超30 億元、爆雷的P2P 平臺“網利寶”存在密切聯系;股東和員工對于投資損失只口不提,撇清責任。

  在這一充滿疑云的自殺事件背后,目前幾個主要的的疑點有:

  1. 幣圈流傳的是,惠軼自殺的直接原因是期貨爆倉虧損2000 個BTC。不過目前并未有確鑿證據證實期貨爆倉2000BTC 一事。

  2. 部分受投資者則認為,在沒有看到警方記錄和死亡通知書的情況下,認為惠軼的自殺有隱情。不排除惠軼詐死、他殺的可能性。

  3. P2P 圈流傳的是,比特易與近期涉案超30 億元、爆雷的P2P 平臺“網利寶”存在密切聯系。比特易承擔了“網利寶”騰挪資產、轉移出境、輸血的任務。

  4. 部分員工表示,他們的考勤與工資都是掛在“網利寶”,兩家公司管理層存在大量重合。網利寶CEO 趙潤龍此前就在比特易的公司群中,今年初他已被警方控制。

  5. 人死就能債銷?比特易創始人自殺,公司其他股東紛紛撇開關系,對于用戶資產只口不提,并沒有給出一個關于用戶資產的合理解決方案。

  BTC 被爆倉?用戶資產怎么辦

  “你要理解,惠總自殺前,他在業內的標簽是惠神。我們沒有承諾過收益,投資者把錢交給比特易,都是信任惠總和比特易這款產品。”

  王直是2018 年8 月入職的比特易,在2019 年2 月他離職之前,一共簽過30 多個非機構中小客戶,約有70 個BTC。

  王直也證實了此前星球日報報道的比特易資金主要來自機構用戶這一說法,“比特易一直都在向機構募資,之前樓霽月的Tokenmania 都有資金在這。散戶募集的是小頭。”

  


  王直還告訴區塊律動BlockBeats,他之前一直以為軟銀實際打款投資了比特易,惠軼出事了后才知道軟銀沒打款。軟銀中國也在6 月11 日發布了聲明撇清與比特易的投資關系。

  但關于惠軼是否真的做合約被爆倉虧損2000 個BTC 目前仍是沒有可靠的信源證實惠軼的盈虧情況。隨著惠軼自殺與虧損2000 個BTC 這一說法出現,投資者的錢是真的有可能沒有下落了。

  一位經王直辦理過簽約的安徽投資者給區塊律動BlockBeats 看了他與比特易的《委托管理協議》,上面寫著該協議不作為對委托資產安全的保證,不表明對其管理的價值作出實質性的判斷或保證。

  


  該投資者還表示,他已經在當地報警,但是警方并沒有立案,接下來他將來北京接著報案。在一個比特易的投資者維權群里,部分投資也透露了對能否維權的擔憂。由于數字貨幣交易在我國是沒有明確法律規定的,因此幣圈各種投資理財一直都是暗箱操作,不敢拿到明面上來,目前比特易的投資者仍未有成功受理立案的。

  卷入30 億P2P 爆雷案

  礦場老板陳林告訴區塊律動BlockBeats,僅他認識的幾個朋友、客戶就投資了1500 多個BTC,自己也投資了600BTC。

  陳林估計比特易涉及的用戶資產至少有超過3000 個BTC,這個數字與另一家媒體“9 樓訪談”統計的3000 枚BTC 涉案金額也是一致。

  “為了3000 個BTC 自殺值嗎?這是死無對賬!”陳林和他的朋友認為,在沒有看到警方記錄和死亡通知書的情況下,不能斷定惠軼真的自殺。此外沒有看到BTC 地址的余額變動和交易所操作記錄,更不能斷定投資者的資產已經爆倉全部虧損完了。

  從動機來說,惠軼也沒有為了3000 個BTC(約1.6 億元人民幣)自殺的必要。作為兩次創立P2P 公司并成功身退獲利數億的創業者,即使真虧了3000 個BTC 也能賠得起,沒必要一死了之。

  這只能說明,讓惠軼自殺的,一定是卷入了比3000BTC 更大金額的暴雷事件,讓他無法承受。最大可能就是近期涉案超30 億元、爆雷的P2P 平臺“網利寶”。根據一張流傳甚廣但出處不明的截圖,比特易被指承擔了“網利寶”騰挪資產、轉移出境的任務。

  


  前員工王直告訴區塊律動BlockBeats,“網利寶”的實際控制人趙潤龍此前也在比特易的公司大群中。部分員工的考勤與工資都是掛在“網利寶”。而趙潤龍以及部分網利寶高管今年初因爆雷被捕,涉及4 萬余名投資者,涉案金額達30 億元。

  在此之前,比特易一直在給網利寶輸血,即網利寶通過比特易融資BTC,然后換成法幣給網利寶輸血。此外比特易與網利寶在管理層和股東層面也存在大量重合。惠軼是比特易的第一大股東,占46.93% 的股份;其他幾位股東中,李超占32.85%;甘家輝占6.13%。

  


  據比特易員工透露,股東甘家輝是甘家峰的弟弟,和趙潤龍關系密切,實際上是趙潤龍的股權代持。李超同時是“網利寶”二把手,“網利寶”爆雷之后已經逃往美國。

  理清這些關系,不能看出讓惠軼自殺的背后還有一起更大的爆雷案件。比特易背后兩個主要股東,趙潤龍已經被抓,李超已經出逃,惠軼又會面臨一個怎樣處境?

  員工股東對于投資損失只口不提

  關于惠軼自殺的最初消息源頭是長江商學院EMABA 學員、原比特易合伙人張歆彤在微信群發的一條消息。根據爆料,惠軼是6 月5 日凌晨,在比特易的新辦公室,以自縊的方式自殺。當員工10 點來上班發現時,已無力回天。

  隨后警方到達現在取到了辦公室內的錄像,錄像顯示惠軼是在6 月4 日的晚上6 點回的公司,當時員工已經下班,然后錄像顯示張歆彤女士帶著另外一位股東來到了辦公室,三個人在惠軼聊了一段時間,最后惠軼將兩人送走。幾個小時后,惠軼在辦公室內自殺。

  至于三個人在惠軼辦公室內聊了些什么,沒人知道。

  


  目前我們看到的是比特易團隊原來辦公室已經清空,但是新辦公室卻刻意不對外透露。而合伙人和在職員工也停止了對外聯系,對于任何采訪都不予回應。我們只能在媒體上看到諸如治喪委員會之類的聲音。

  投資者自己投入的資金遭到損失,卻無人認領這份責任。在惠軼自殺之后,比特易的合伙人和相關團隊全部失聲,對外界不做出任何回應,比特易員工的朋友圈已經全部關閉,不對外開放。大量投資者在社群內投訴無法取得取得聯系,有的投資者表示“一個也聯系不上,全部失聯”。

  一位向比特易投資了數百個比特幣的投資者也透露出比特易的其他股東正在和惠軼本人撇清關系,他表示:“真是讓逝者寒心,讓投資者寒心。老惠輕生這種做法,不敢茍同,比特易的股東和員工這種甩鍋的做法更讓人感到厭煩。”

  對于比特易合伙人撇清關系的事實,他在朋友圈還表示,“對于已經失去的人來講,還有一份責任感在,正是因為這份責任感無法承擔才選擇逃避,而活著的人此時卻要利用這份逃避去掩蓋真相,但是天在做人在看。”

  


  再仔細留意會發現,比特易創始人自殺3000BTC 的用戶資產下落不明,與QuadrigaCX 交易所創始人意外死亡1.47 億美元失蹤一事件有很多相似的疑點。

  今年年初,QuadrigaCX 交易所被爆創始人Cotten 意外死亡私鑰丟失導致無法訪問冷錢包,1.47 億美元用戶資金“死無對賬”無法取出一事,就引起了很多質疑。

  不少機構和投資者調查發現交易所冷錢包私鑰并未丟失或有使用多重簽名;他的合伙人曾是入獄的詐騙犯;創始人Cotten 死亡證明可能是印度當地醫院偽造的;Cotten 死后近一個月才宣布死訊,死亡時間令人懷疑。

  目前比特易合伙人和相關團隊全部失聲,只說一句資產被爆倉了,就不再作多解釋用戶資產去哪里了。比特易與“網利寶”密切的股權關系,其主要股東被抓的抓,在逃的逃。

  而惠軼的警察記錄和死亡證明目前也并沒有被公開看到。據知情者透露,惠軼是6 月5 日自殺,前合伙人張歆彤早就得知惠軼的死訊并透露給了大客戶,但是對外依舊秘而不宣,直到6 月10 日這事情才開始發酵被大多數投資者知道,在宣布死訊的時間上也令人懷疑。

  其實平息這一事件其實也很簡單。股東和現在高管,迅速向投資者公布客戶資產的操作記錄和余額,然后制定賠償或清算方案。愿逝者安息。

  (文中陳林、王直為受訪者化名,*區塊律動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范追高風險。)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六合图库总站即时开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