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歷史趣聞

車臣戰爭大量畫面首次曝光,戰場太殘酷,不忍直視!

  車臣戰爭是指1994年之后俄羅斯車臣地區發生的兩場當地分離主義武裝同俄羅斯聯邦之間的戰爭,包括1994年到1996年第一次車臣戰爭及1999年到2009年間的第二次車臣戰爭。

  

車臣戰爭中,遭到轟炸的平民。


  這兩場戰爭都造成了極大的傷亡,根據官方數字,第一次車臣戰爭俄軍死亡人數為3826人,傷者17892人,另有1906人失蹤。根據俄方統計,車臣武裝分子陣亡或失蹤17391人。此外,此次戰爭亦導致超過10萬平民死亡,大量設施遭嚴重破壞。而在第二次車臣戰爭中,俄方共損失近7000名正規軍、內務部隊及情報人員;車臣方面則有1萬4千余名武裝分子死亡。

  

車臣戰爭中,街頭的伏尸。


  車臣戰爭中,戰死的俄軍士兵。

  1992年3月,車臣頒布新憲法,正式宣告車臣共和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以進一步鞏固“獨立”成果,尋求政權的合法性。另外,車臣政權企圖尋找盟友來承認自身的“獨立”,建立宗教上或者區域上的聯盟。

  杜達耶夫政權首先運用宗教武器,出訪土耳其、波斯尼亞等伊斯蘭地區,企圖聯合土耳其、伊朗、阿拉伯國家等伊斯蘭勢力形成國際聯盟。然而,這些國家大部分都沒有公開承認車臣獨立。格魯吉亞是最初少數幾個公開支持車臣的國家之一,并且與車臣杜達耶夫政權簽署協議,號召建立“高加索聯盟”并要求俄羅斯聯邦從高加索地區撤軍。然而,這種合作并沒有持續很久,尤其是在車臣支持阿布哈茲脫離格魯吉亞之后。

  由于很難獲得國際上的支持,車臣政權轉而追求區域聯合,號召印古什、達吉斯坦等脫離俄聯邦、享受完全的獨立。然而此舉也未成功。與車臣人歷史上、文化上有著密切關系的“兄弟”—印古什人不尾隨車臣人獨立。1991年n月,也就是在車臣宣布獨立、俄羅斯無力干預的時候,印古什人進行全民公決,決定繼續留在俄羅斯聯邦內。

  

車臣戰爭中,俄軍戰車遭襲,俄士兵當場殞命。


  車臣戰爭中,俄軍戰車遭襲,俄士兵當場殞命。

  在杜達耶夫政權的鼓動下,當時在高加索地區曾形成了一個反俄羅斯聯邦的輿論組織:高加索山地民族同盟。當然這個組織沒有得到除阿布哈茲以外高加索多數地區領導者的支持。1992年10月3日一并日,高加索山地民族聯盟特別代表大會在車臣首都格羅茲尼舉行。會議發表宣言,建議北高加索各共和國領導人“廢除俄羅斯聯邦條約”,實現真正的獨立,要求各共和國之間簽署政治、經濟和文化合作條約,承認車臣、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獨立,并在民族自衛隊的基礎上建立地區安全部隊,并要求俄羅斯軍隊立即撤出高加索地區。

  1993年,在俄羅斯聯邦全體范圍內舉行了一項關于葉利欽總統執政信心指數的投票,車臣人拒絕參加。參加者中只有2。4%印古什人、15%達吉斯坦人投票表示對政府有信心)。這充分顯示俄羅斯聯邦在北高加索地區的軟弱政策遭到了當地人民的質疑和不滿。由于對車臣極端民族主義分子政策及對戰爭的恐懼,大量原居住于車臣地區的人口外遷。1992一1994年,就有14。7萬非車臣民族的人口離開,其中80%是俄羅斯人。

  

車臣戰爭中,俄軍將車臣武裝分子的尸體拖在戰車之后。


  車臣戰爭中,俄軍將車臣武裝分子的尸體拖在戰車之后。

  車臣民族主義分子武裝與俄羅斯聯邦第一次正面對抗發生在1992年底。這次對抗起因于當年10月印古什與北奧塞梯爭奪土地的沖突。為平息印一奧沖突,俄羅斯派遣部隊進駐印古什自治共和國有爭議的區域,并逼近車臣與印古什的邊界。杜達耶夫認為這對車臣構成的直接威脅,是俄羅斯聯邦企圖“侵略”車臣的行動。于是,他宣布車臣進入緊急狀態,并派遣武裝部隊反抗俄羅斯聯邦部隊。事情發展的最后是俄方代表和車臣方代表達成撤軍的協議。但是在這一事件中,車臣人用武裝捍衛“獨立主權”的決心讓俄方印象深刻,也為后來戰爭的爆發埋下伏筆。

  杜達耶夫政權也知道與俄羅斯聯邦的沖突在所難免,積極建軍備戰。1991年12月24日,車臣共和國通過一項“車臣防衛法令”:要求所有車臣男子都有服兵役的責任和義務。

  

車臣戰爭中,戰死的武裝分子。


  車臣戰爭中,戰死的武裝分子。

  另外,自1991年10月以來,車臣分離勢力武裝不斷襲擊俄羅斯聯邦駐軍,偷竊武器裝備。1992年1一3月間,就發生了60余起襲擊一記錄,車臣局勢陷入緊張。1991年12月一1992年2月間,以格拉喬夫為首的聯邦代表團奉命進行調查。在與代表團交談時,杜達耶夫允諾對俄羅斯撤軍提供援助,條件是能獲得一定比例的武器和設施。1992年5月杜達耶夫與俄羅斯聯邦代表簽署《關于撤軍和車臣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分配財產條約》。

  根據這個條約,俄羅斯聯邦6月10日前撤出了車臣,并且獲得50%的武器設施。然而,在實際操作中,車臣武裝人員獲得的武器是高于這一比例的,所獲武器見附錄三。“根據軍事專家的估算,光靠俄羅斯聯邦留在車臣境內的武器和軍事設施,車臣武裝能夠抵擋俄軍密集火力襲擊好幾個星期”。

  

車臣戰爭中,俄軍拖拽車臣武裝分子的尸體。


  車臣戰爭中,俄軍拖拽車臣武裝分子的尸體。

  杜達耶夫利用俄軍留下的大批軍火和軍事設施,極大增強了軍事力量,為后來的戰爭積蓄了力量。在第一次車臣戰事開始時,車臣己擁有一定的戰斗實力:兩個旅,7個獨立團,三個獨立營。人員:約5000一6000人,而在5一6天內補充齊全后可達15000一20000人。技術性戰斗裝備也很可觀:坦克42輛;步兵戰車、裝甲運輸車66輛;火炮和火箭炮123門;防空裝置40件;輕武器將近42000件。此外,居民點中還成立了總人數達3萬的“自衛隊”。

  車臣自行宣布“獨立”以來,俄羅斯高層在車臣問題上存在分歧。一種觀點主張用和平談判的方式解決、通過談判使車臣繼續留在聯邦體制內;另一種觀點則主張武力方式解決。最初,主張和平解決的方式的觀點占上風。因而在1992一1994年間,一旦發生沖突俄高層不斷派代表與車臣方面斡旋解決。

  1994年2月,俄羅斯聯邦與(之前也同樣鬧分裂活動的)韃靼自治共和國簽定了聯邦條約,賦予鞋鞋共和國較多的自治權。這也就給和平解決車臣問題提供了一種可能。俄羅斯政府提議參照“鞋靶模式”解決俄羅斯聯邦與車臣之間的關系,即車臣以聯邦成員身份留在俄聯邦體制內,并給予車臣特殊地位。

  

車臣戰爭中,遇害的平民。


  車臣戰爭中,遇害的平民。

  然而,杜達耶夫對這項提議并不領情。他宣稱可以與俄羅斯聯邦談判、簽定任何方面協議,惟獨主權不行,是“沒有商量余地的”。車臣方面要求俄羅斯聯邦必須首先承認杜達耶夫是合法的車臣總統,然后再參加或者達成是否加入俄羅斯聯邦的談判協議,并且要求由杜達耶夫與葉利欽直接談判。

  顯然,如果俄羅斯總統與車臣總統面對面直接談判,光從參與雙方頭銜上就意味著承認車臣的獨立和“主權”。這種要求葉利欽當然不會接受,和平談判陷入死角。

  

車臣戰爭中,俄軍拖拽車臣武裝分子的尸體。


  車臣戰爭中,俄軍拖拽車臣武裝分子的尸體。

  在與車臣杜達耶夫政權做談判準備的同時,1991一1994年間俄羅斯聯邦也在暗中接洽杜達耶夫的反對派,并給予他們經濟上、軍事上等各方面的支持。1994年,車臣反對派發動了層出不窮的抗議斗爭行動,要求杜達耶夫下臺,重新選舉政權。

  11月26日大約1500人反對派武裝黎明時分從三個方向襲擊了格羅茲尼。經過大約十小時的戰斗,杜達耶夫政權控制住了局面,打敗了襲擊者。車臣軍方宣稱在此次沖突中共俘獲了120人,其中58人是俄羅斯聯邦軍人。另外,車臣還給俄羅斯聯邦下達最后通碟,即在11月29號之前承認參與沖突,否則將對這些俄國軍人采取極刑。但是俄羅斯聯邦否認卷入這次沖突。俄國防部長格拉喬夫辯稱,如果俄聯邦部隊參加車臣只需兩小時就能解決問題。

  

車臣戰爭中,遇害的兒童。


  車臣戰爭中,遇害的兒童。

  11月29日,葉利欽發出呼吁,要求杜達耶夫以及他的反對派立即停止戰斗,要求雙方放下武器、解除武裝,釋放被拘捕扣押人員,否則聯邦政府將在車臣采取國家軍事緊急狀態以恢復當地秩序。

  11月30日,葉利欽簽署一道密令,準備軍事行動,要求解除車臣武裝。12月初大批俄羅斯部隊在莫茲多克等區域集結。12月6日,俄羅斯聯邦國防部長格拉喬夫與杜達耶夫會面,但是并沒有達成任何和平協議。12月7日召開的俄羅斯安全會議決定采取軍事行動,平定車臣非法武裝。12月9日,葉利欽簽署命令,命令俄羅斯政府要盡全力、全面解除車臣地區的非法團體武裝。

  1994年12月11日,葉利欽簽署《解除”非法”武裝和在車臣境內恢復憲法法律制度》的命令。當天早晨7點,俄聯邦武裝力量和內務部部隊約3萬余人從西部、西北和東部三個方向車臣挺進:北部集團軍從北奧塞梯的首府莫茲達克出發;西部集團軍從印古什出發;東部集團軍從達吉斯坦出發,對格羅茲尼形成包圍圈。12月25日,俄軍抵達格羅茲尼郊外并占據有利地形。同時,有近一萬名裝備精良的車臣武裝分子保衛格羅茲尼。

  

車臣戰爭中,俄軍掩埋尸體。


  車臣戰爭中,俄軍掩埋尸體。

  他們形成三道防線:內部防線(半徑為1一1。5公里)設在總統宮周圍;中部防線設在城市西北部距內部防線約1公里和距西南部和東南部約5公里的地方;外部防線主要設在城市的四郊。內部防線的基礎是在總統宮周圍利用堅固的磚結構建筑物搞起來的一大片抵抗據點。樓房的最底層和最高層適于進行射擊。沿著奧爾忠尼則大街、勝利大街、五一街構筑了陣地,這里可以直接瞄準坦克。中部防線包括斯塔羅普羅梅斯洛夫公路起點處的據點,橫跨孫扎河的橋梁、米努特卡小區、塞哈諾夫大街等處的抵抗據點。此外,還有隨時點燃的石油加工廠和化工廠。外部防線包括格羅茲尼一莫茲多克干線、城市東部涅夫季揚卡、老孫扎河以及城市南郊的切爾諾契耶等處的據點。

  1994年12月31日,戰斗正式打響,俄軍大約投入兵力6000人左右。但是正如親歷者特羅舍夫將軍所言,“戰役準備得很倉促”,“連以下的指揮員實際上都沒有格羅茲尼的地圖,即使有地圖的也頂多是1980年版的,所以往往會失去方向。另外,混合的隊列(汽車和坦克裝甲設備)擠滿狹窄的街道,沒有回旋余地,結果被車臣武裝分子從樓房里對步兵和戰車進行抵近射擊”。要想在新年第一天占領該城市顯然是低估了車臣武裝分子的兵力和裝備,俄軍損失慘重。據俄國防部長格拉喬夫所言,在這一輪行動中有534名將士陣亡;而在1月1日晚上,車臣武裝分子總參謀長馬斯哈多夫宣稱有800一1000名俄軍戰士在這輪戰斗中死亡,81名被俘。可見,在對格羅茲尼的第一輪攻擊中,俄軍至少有10%的陣亡率。

  之后,俄軍重新調整統帥,并且在北線將兩個集團軍合并為“北部集團軍”,以有利于提升部隊的協調指揮。此外,俄軍調撥大批武器裝備和兵力到格羅茲尼,加強了俄軍的武裝力量。

  

車臣戰爭黑鏡頭,街頭的伏尸。


  車臣戰爭黑鏡頭,街頭的伏尸。

  1月14日,俄軍第一次成功襲擊了車臣總統府。但是勝利持續時間并不長,很快總統府又被武裝分子占領。1月18日車臣最高司令部決定離開總統府。當天夜里,車臣武裝分子放棄總統府、轉移指揮中心到別的地方,走之前還在總統府里安裝了許多定時炸彈。

  1月19日俄羅斯部隊順利攻占格羅茲尼的車臣總統府,俄羅斯的國旗飄揚在總統府的廢墟之上。車臣武裝分子是主動撤離總統府的,保存了戰斗力,俄軍此次占領總統府頂多只是擁有政治上的意義而已。

  據特羅舍夫將軍所言,戰事的最后階段于2月3號開始,俄軍南部集群的兩個團從漢卡拉區方向向車臣首府的南部和東南部運動。第324摩托化步兵團和245摩托化步兵團的共同努力下封鎖了吉卡洛夫斯基南面的道路,并切斷了沙里一格羅茲尼以及哈薩維尤爾特一格羅茲尼戰線。北部集群和西部集群肅清米努特廣場卡樓房里的武裝分子,并占領了孫扎河的橋頭堡。之后,北部集群又從東北面和東面封鎖米努特卡區。2月份,俄羅斯軍隊分別控制住了格羅茲尼各個方向的重要戰略要道,取得圍攻格羅茲尼戰役的軍事勝利。

  

車臣戰爭中,俄軍戰車遭襲擊,士兵死于非命。


  車臣戰爭中,俄軍戰車遭襲擊,士兵死于非命。

  在這場爭奪車臣首府和鄰近地區的戰斗中,杜達耶夫追隨者中7000余人被擊斃,600人被俘;擊毀坦克40余輛,步兵戰車和裝甲運輸車50余輛,大炮和迫擊炮100余門,幾乎全部飛機和直升機均被擊落;此外,俘獲坦克巧輛,步兵戰車和裝甲運輸車70輛,大炮和迫擊炮60余門。但是俄軍也損失慘重,根據俄軍總參謀部統計材料,1994年12月31號至1995年4月1號俄軍共有1426人犧牲,4630人受傷,96名官兵被俘。

  1995年3月6日,俄內務部部隊攻占格羅茲尼的最后一個據點一切爾諾列契耶。撤出格羅茲尼的車臣武裝分子分為好幾股勢力。最主要的車臣武裝被分為東西兩集團:最強的是東部集團,集合在阿爾貢、古捷爾梅斯、沙利;西部集團的防衛線在薩馬什金、巴穆特、阿西諾夫斯卡亞地區。3月,格羅茲尼轉由內務部部隊控制,俄軍主力轉戰其他地方。

  3月20日,俄軍向阿爾貢、古捷爾梅斯、沙利方向推進;24日俄軍占領阿爾貢;30日,俄軍攻占古捷爾梅斯;31日俄軍攻占沙利。4月7一9日,俄軍攻占薩馬什金等地。

  

車臣戰爭中,一名車臣武裝分子展示被打死的俄軍士兵的身份牌。


  車臣戰爭中,一名車臣武裝分子展示被打死的俄軍士兵的身份牌。

  就在俄羅斯軍隊基本掌握車臣局勢的時候,4月26日,葉利欽簽署《關于使車臣局勢正常化的補充措施》命令,宣布從4月28日至5月12日在車臣暫停作戰行動。這也宣告了俄軍與車臣武裝大規模的正面沖突結束。葉利欽宣布暫時停火純粹基于政治考慮,因為當時俄羅斯正準備慶祝衛國戰爭勝利50周年并邀請了許多外國代表團抵達莫斯科。但是,車臣武裝分子并不遵守停火協議,不斷對俄軍發動攻擊,造成俄軍一定損失,同時利用這個喘息機會重新調整部署。

  1995年5一6月間,聯邦軍隊主要追擊車臣武裝分子在山區的力量。6月4日,聯邦軍隊攻陷車臣武裝主要軍事基地韋德諾,并將車臣武裝逼到7一12公里外的山區。但車臣武裝仍然保留了作戰實力,并退居到沙托伊和尤爾特。6月10——13日聯邦軍隊攻陷沙托伊,6月14日攻陷尤爾特。

  就在聯邦軍隊趁勝堵擊、快要徹底消滅車臣武裝分子的時候,軍隊又再次接到停火命令。難怪親臨戰場指揮的特羅舍夫將軍說:“誰是我們的主要敵人:是山里的匪徒,還是莫斯科達官顯貴中的叛徒?既然用鮮血換來的勝利被完全不需要的‘談判’一筆勾銷,那仗還怎么打?”

  

車臣戰爭中,俄軍掩埋車臣人的尸首。


  車臣戰爭中,俄軍掩埋車臣人的尸首。

  6月中旬,戰爭基本上停了下來,馬斯哈多夫和聯邦中央代表坐到了談判桌前。然而誰也沒想到的是,一場恐怖事件成為了戰爭的轉折點。那就是1995年6月14日,巴薩耶夫率領約100名武裝分子闖入斯塔夫羅波爾邊疆區的布瓊諾夫斯克扣押了一千多名人質,要求俄軍立即停止一切軍事行動并撤出車臣,否則將殺死全部人質。這也就是令人震驚的“布瓊諾夫斯克恐怖事件”。

  這場恐怖襲擊的路線不得而知。一般認為是在韋德諾戰役失敗后,巴薩耶夫從韋德諾出發,經由達吉斯坦那些不被俄羅斯聯邦部隊及內務部部隊控制的小道上一路奔襲至布瓊諾夫斯克。后據巴薩耶夫后來在新聞發布會上所言,他們原本打算直接進攻莫斯科、實施恐怖襲擊,然而最終車子停在布瓊諾夫斯克市純屬偶然。

  6月14日早晨,恐怖分子坐著兩輛俄式軍用卡車在臨近布瓊諾夫斯克的關卡遭遇哨兵檢查。恐怖分子宣稱車上載的是聯邦士兵的死尸,拒絕下車檢查并強行沖過哨卡。哨兵立刻通知下一站的關卡堵截。被堵截住的武裝分子沒有通關文件,但是拒絕讓檢查人員上車檢查,而是要求去當地的軍事總部解釋。于是恐怖分子的車開往市中心的內務部。

  

車臣戰爭黑鏡頭,街頭的伏尸。


  車臣戰爭黑鏡頭,街頭的伏尸。

  就在快要抵達的時候,恐怖分子突然開始襲擊。訓練有素的恐怖分子打退了當地警察的抵抗,并且很快占領了市內務部大樓。接著很快占領并控制了市政府大樓、市通信局、銀行、醫院、市場、少年宮以及幾輛正在行駛的公交車。他們一路朝建筑物開槍和對天鳴槍,全城陷入恐怖氣氛當中。

  得到消息之后,斯塔夫羅波爾邊疆區通過直升機派遣內務部特別小分隊增援。巴薩耶夫命令恐怖分子押著人質、向位于布瓊諾夫斯克東部的一家醫院挺進。由于該醫院本身有醫護人員450人、病人500人,而從外面帶進的人質大約有300余人,因而,恐怖分子實際控制的人數達1200余人。

  聞訊趕來的內務部部隊將醫院重重圍住,但是他們都不敢接近醫院大樓。因為巴薩耶夫威脅:如果他手下1個人被殺就將殺害ro名人質償命;如果1人受傷就將殺害5名人質。另外,巴薩耶夫要求俄羅斯政府馬上和杜達耶夫談判、俄軍在車臣地區停戰并撤軍。

  

車臣戰爭中,戰死街頭的武裝人員。


  車臣戰爭中,戰死街頭的武裝人員。

  6月15日恐怖分子與俄政府代表談判。他們拒絕了釋放婦女、小孩、重病患的要求,并重申了早先的要求并增加了召開新聞發布會的要求。由于政府沒有按要求召開新聞發布會,恐怖分子殺害了5名人質。并揚言如果繼續不答應開新聞發布會的要求,還要再殺10名人質。俄政府代表最后只好答應了恐怖分子的要求。

  6月16日,國家杜馬討論布瓊諾夫斯克的恐怖事件,然而并沒有明確的指示。于是,6月17日內務部決定武裝解救人質。政府軍發動了兩輪攻擊,但是最終以失敗告終,并造成了包括人質在內的傷亡。不過,在這場解救活動之后,巴薩耶夫釋放了154名人質,其中主要是婦女和小孩。

  武裝解救人質活動失敗后,俄羅斯聯邦總理切爾諾梅爾金心急如焚。當晚在電視中發表講話,呼吁武裝分子停止戰斗、釋放人質、并表示要用除武力以外的方式解救人質,同時希望車臣地區的戰爭形勢不要擴散到北高加索整個地區。

  

車臣戰爭中遇難的平民。


  車臣戰爭中遇難的平民。

  6月18日凌晨,切爾諾梅爾金直接與巴薩耶夫通電話。巴薩耶夫提出三個要求:俄羅斯聯邦軍隊在車臣境內全面停戰;和平談判立即開始啟動;為武裝分子安全返回目的地提供交通工具并保證他們路上的安全。俄政府做出了重大讓步,基本上滿足了巴薩耶夫的要求。

  6月19日,在俄羅斯政府宮員代表和部分人質的“護送”下,巴薩耶夫率領武裝分子經由達吉斯坦,回到仍在武裝分子控制區域內的車臣扎達克村,受到了車臣武裝分子英雄般的歡迎。之后,他釋放了所有人質。自此,布瓊諾夫斯克事件宣告結束。根據斯塔夫羅波爾邊疆區行政長官庫茲涅佐夫上報的統計數據:在這次恐怖襲擊中,有126名人質遇害200多名受傷,經濟損失達到1710億盧布。

  布瓊諾夫斯克事件無論從襲擊者的方式、目的上來看都屬于恐怖襲擊活動。它是以犧牲平民的方式達到軍事、政治的目標。1995年6月中旬沙托伊戰役以來,車臣武裝分子元氣大傷,俄羅斯聯邦政府軍控制住了車臣的形勢,如果當時趁勝追擊,是有可能將車臣武裝分子消滅殆盡的。

  

車臣戰爭中,俄軍掩埋車臣人的尸首。


  車臣戰爭中,俄軍掩埋車臣人的尸首。

  然而,布瓊諾夫斯克事件迫使俄羅斯政府停火并與武裝分子談判,開創了車臣武裝分子利用恐怖主義手段達到軍事政治目的的先例。同時,車臣地方武裝認識到企圖與俄羅斯中央聯邦進行軍事武裝對抗,無異于以卵擊石,傳統的對壘戰和游擊戰等戰術都不可能實現目的。因而,受布瓊諾夫斯克事件啟發,一些車臣人開始運用新的斗爭策略即“恐怖主義”。這為后來1996年拉杜耶夫發動的基茲利亞爾事件等恐怖襲擊事件埋下了伏筆。

  1995年6月中旬以來,一方面聯邦軍隊和車臣武裝在山區或平原進行游擊戰,另一方面雙方也在走馬燈似的進行談判,形成一種“談判”與沖突并存的局面。

  1995年11月1日,俄羅斯聯邦宣布恢復車臣合法政府,由1991年被杜達耶夫搞垮的前蘇聯車臣一印古什蘇維埃主席扎夫加耶夫行使總統的權力。扎夫加耶夫投桃報李,以車臣總統的身份于12月8日與切爾諾梅爾金總理簽署了車臣在俄羅斯聯邦內特殊地位的規定,即屬于俄羅斯聯邦并享有國際法主體資格。12月14——17日進行大選投票。12月17日,扎夫加耶夫正式當選為車臣總統。

  

車臣戰爭中街頭的伏尸,已經完全被焚毀。


  車臣戰爭中街頭的伏尸,已經完全被焚毀。

  俄羅斯高層通過扶植車臣親俄勢力來將車臣局勢正常化的目的沒能實現。車臣武裝分子不承認扎夫加耶夫政權,在11月一12月間發動了多起襲擊活動。為阻礙大選的進行,12月12日車臣武裝分子潛入車臣重要城市古捷爾梅斯。于大選前夕一13日晚發動襲擊,并于18日一22日期間完全控制住了古捷爾梅斯,直到23日車臣武裝撤出該城。

  1996年1月9日,杜達耶夫的侄女婿拉杜耶夫率領大約400名武裝分子突襲擊達吉斯坦的基茲利亞爾市。與布瓊諾夫斯克恐怖事件一樣,他們很快占據了市醫院及附近三棟居民樓,控制了大約1500多名人質,并以此要挾聯邦政府。經過談判,拉杜耶夫企圖挾持100多名人質重回車臣。然而,他們并沒能像半年前巴薩耶夫那樣幸運,在距離車臣不遠的“五一村”被俄羅斯聯邦部隊團團圍住,大約有150多名恐怖分子被殲滅,但是拉杜耶夫逃脫了。

  1996年2月,葉利欽決定參加下屆總統選舉,而贏得大選的最大障礙就是久拖不決的車臣問題。為了避免車臣政策成為競爭者的口實,葉利欽希望盡快用和平方式解決車臣問題。

  

車臣戰爭中,戰死的士兵。


  車臣戰爭中,戰死的士兵。

  3月31日,葉利欽發表電視講話,闡述了他對車臣局勢的七個計劃:“一、從3月31日零時起停止一切軍事行動;二、聯邦部隊將有秩序地從車臣己恢復和平的地區撤退至行政邊界之外;三、準備車臣共和國國會選舉;四、建議國家杜馬頒布大赦令,對那些參與武裝行動、但沒有犯重罪的武裝人員大赦;五、對已經取得穩定局勢的地區提供財力、物力支持;六、準備起草協議來確定車臣共和國在俄羅斯聯邦內的特殊地位問題;七、將授權切爾諾梅爾金總理來領導和恢復車臣地區的秩序和管理。”

  車臣武裝分子并不接受這番善意,當天夜里就襲擊了俄軍。而聯邦軍隊總司令部方面似乎也沒打算執行總統的命令停戰,還指揮了針對車臣東南部的韋德諾一巴穆特一達爾戈地區的戰役。

  1996年4月21日,俄軍的軍用衛星截獲了杜達耶夫與外界聯系的無線電信號、將其定位,并把信息傳回地面控制中心。地面中心立即把目標的相關信息傳送給一架在空中待命的攻擊機,再由攻擊機發射空對地導彈,直接命中杜達耶夫。杜達耶夫死后,由車臣武裝政權的副總統揚達爾比耶夫繼任總統。揚達爾比耶夫政治主張相對溫和一些,愿意與俄羅斯聯邦談判。

  

車臣戰爭黑鏡頭


  車臣戰爭黑鏡頭

  同時,隨著俄羅斯大選的臨近,而聯邦軍隊一直沒有取得完全的控制權,葉利欽決定采取一些實際行動來盡快解決車臣問題、提升民調滿意度、拉動選票。他要求軍隊5月初從韋德諾撤出大部分兵力;甚至宣稱他個人愿意在5月份前往車臣來表達希望戰爭雙方坐下來談判的誠意。

  5月27日,揚達爾比耶夫前往莫斯科與俄羅斯高層談判。葉利欽在簽署了一份關于從6月1開始停火協議之后,撇下談判代表團,于5月28日出其不意地抵達車臣兌現承諾。抵達后,葉利欽對將士發表講話:“戰爭結束了。勝利屬于你們,你們擊敗了反叛的杜達耶夫制度”。7月3日,葉利欽再次當選為俄羅斯聯邦總統。

  然而,諷刺的是這場對車臣所謂的“勝利”帶來的喜悅并沒能持續很久。8月6日早晨,車臣武裝分子同時對格羅茲尼、古捷爾梅斯、阿爾貢這三座車臣最重要的城市發動大規模攻擊,并很快占據了優勢地位。8月9日,葉利欽授權俄安全會議秘書長列別德作為他的代表前往車臣。在得到總統停戰的授意后,8月H日,列別德坐飛機抵達車臣,與車臣武裝總參謀長馬斯哈多夫會談。8月18日,達成停火協議。

  

車臣戰爭中,遭到轟炸的平民。


  車臣戰爭中,遭到轟炸的平民。

  8月30日,俄總統駐車臣全權代表、俄安全會議秘書列別德與車臣武裝總參謀長馬斯哈多夫在達吉斯坦共和國首府簽訂了象征著第一次車臣戰爭結束的《哈薩維尤爾特協議》,雙方同意無條件停止使用武力;將車臣與俄羅斯聯邦地位問題的討論往后推遲5年,即到2001年12月31日全民公決;另外俄軍撤出車臣,只留205摩托化步兵旅和內務部101旅常駐。同時由俄羅斯聯邦和車臣共和國代表組成臨時委員會來行使政府職能,實現從戰爭狀態到和平期的過渡。

  

車臣戰爭中,遭到轟炸的平民。


  車臣戰爭中,遭到轟炸的平民。

  《哈薩維尤爾特協議》簽定以后,由于車臣與俄羅斯地位問題被擱置5年,這也就暫時讓雙方都緩了一口氣。但是該協議對俄羅斯聯邦政府而言損害極大,完全是政府妥協的結果。因此,很多俄羅斯人認為該協議是對車臣民族分裂分子的一紙投降書,“代罪羔羊”列別德很快被迫辭職。而他的辭職也為后來俄羅斯人進一步質疑該協議的合法性埋下伏筆。但是無論如何,在眾多停火協議中,這是唯一得到執行的停火協議,宣告了第一次車臣戰爭的結束。

  據俄國防部統計,截至1996年8月30日,在車臣戰爭中,俄軍陣亡2837人、傷13270人、失蹤337人、被俘432人;損失飛機5架,作戰直升機8架,坦克、裝甲輸送車、步兵戰斗車和裝甲偵察車500余輛;直接經濟損失約50億美元;車臣武裝分子有15000人被打死。

  車臣戰爭中,遭到轟炸的平民。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六合图库总站即时开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