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金融趣聞

突發!被罰近6000萬元,支付機構史上最大罰單誕生

  中國基金報記者喬麥

  下半年開始不到半個月,第三方支付機構史上最大罰單出爐。

  日前,央行上海分行發布的信息顯示,環迅支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環迅支付”)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被給予警告處分,并合計罰沒近6000萬元。在刷新支付行業罰單金額的同時,這也是央行開出的今年首張千萬支付罰單。事實上,環迅支付曾多次收到央行罰單,去年底還曾卷入投資詐騙事件。

  據統計,今年上半年來央行對支付機構開出罰單54張,累計罰沒總額約為4518萬元,其中不乏百萬級以上巨額罰單。

  環迅支付領到

  第三方支付機構史上最大罰單

  7月12日,央行上海分行發布行政處罰信息公示表顯示,環迅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環迅支付)因違法支付業務規定,被給予警告,并罰沒5939.4萬元。

  行政處罰內容顯示,環迅支付被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968.68萬元,并處罰款4970.72萬元,合計罰沒金額5939.41萬元。同時,對該公司相關責任人給予警告并處以罰款。

  


  從罰金上看,也是央行今年以來開出的首張千萬級別支付罰單,也是目前第三方支付公司單次被罰沒金額最多的案例。

  企查查信息顯示,環迅支付注冊資本1.05億元,法定代表人欒毓敏。股東包括上海環迅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北海石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馳藝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疑似實際控制人為欒毓敏。

  


  2018年6月,盒子科技曾宣布以2.5億元收購了北海石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所持股份,要成為迅付第二大股東,但該項收購尚未得到央行批準。據天眼查數據,迅付的股東結構尚未有變更。

  央行信息顯示,環迅支付2011年首次獲得支付牌照。2016年續展,終止在江蘇省、浙江省、山東省、福建省、天津市以外地區開展銀行卡收單業務。目前業務范圍包括互聯網支付(全國)、移動電話支付(全國)、固定電話支付(全國)、銀行卡收單(江蘇省、浙江省、山東省、福建省、天津市)。

  環迅支付已被多次處罰

  事實上,環迅支付“黑歷史”并不少。據公開資料,此次近6000萬元的“天價”罰單并不是環迅支付收到的第一張罰單。

  2018年7月,環迅支付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洗錢法》《支付機構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管理辦法》,被央行上海分行罰款170萬元。違規行為包括未按照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照規定保存客戶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未按照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與身份不明的客戶進行交易。

  


  2017年8月,迅付支付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央行沒收其違法所得人民幣28.57萬元,并處以罰款150萬元,共計罰沒178.57萬元。

  2016年10月,因環迅支付在2015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間,未按相關規定履行反洗錢義務,被央行福州中心支行罰款22萬元,并對1名相關責任人員處1.5萬元罰款。違法行為類型包括未按規定開展客戶身份識別,未按規定保存客戶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未按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

  據悉,2017、2018年這兩次遭重罰,均因環迅支付違規接入違法炒外匯平臺遭到投資者密集投訴有關。

  去年底卷入數億金額

  原油期貨詐騙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環迅支付在2018年12月份,曾卷入一起金額高達數億元的原油期貨詐騙事件。在一家虛假交易平臺上,投資者的資金轉移到上海環迅支付科技有限公司賬號上,最終投資者受騙。

  根據華夏時報今年初對“紅海行動”網絡期貨投資詐騙事件的報道,其背后牽出迅付等第三方支付機構以消費形式把錢轉移,投資人資金通過上海迅付渠道流出的資金占比達到80%以上。截至目前,已經有統計的投資者資金損失超過6000萬。

  在經受害者舉報后,2018年12月20日,央行上海分行的舉報答復意見書(編號A380)顯示,關于上海迅付涉嫌違規提供資金業務的調查情況,經央行上海分行調查后表示,上海迅付存在未對特約商戶經營情況進行有效核實、風控措施未落實到位,將簽約商戶的資金結算至其支付賬戶,開展支付賬戶與非同名銀行結算賬戶之間轉賬業務的問題。違反了《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

  另外,聚投訴顯示,環迅支付為旗下的網貸商戶無故扣款的情況較多。如今年7月10日,郭先生發起投訴表示,自己在網絡上申請了借款,但借款申請沒有通過的情況下,依舊被其通過環迅支付扣了299元。根據記者梳理,涉及到的網貸商戶包括豬八借、普惠分期、速網貸、隨心貸等。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曾對媒體表示,P2P等互聯網金融的互聯網屬性,使網絡支付成為所有互聯網金融機構的必需產品,在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的初期,第三方支付與互聯網金融兩者是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的,互聯網金融的大額、穩定交易的屬性,成為支付機構最受歡迎的客戶之一,也正因為如此,很多支付機構都涉足了為“714高炮”“55超級炮”等平臺提供支付通道。

  央行今年已開多張

  “百萬級”巨額支付罰單

  今年以來,央行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監管風暴仍在延續。中國支付網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6月4日,央行及分行共對支付機構共開出54張罰單。

  大體來看,處罰緣由標為違反《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以及相關規定的機構最多,為16家。其次是違反《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被罰的有13家,標為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被罰的10家,違反清算管理規定被罰的有7家,違反有關反洗錢規定的是4家。

  據不完全統計,罰沒金額位列前五的有易寶支付有限公司、北京愛農驛站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匯潮支付、隨行付支付有限公司、易聯支付有限公司。

  易寶支付有限公司于2019年2月26日被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開出截至目前2019年的最高額罰單,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和《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相關規定,被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446萬元,罰款金額合計496萬元,罰沒總額合計942萬元。相關責任人被警告并罰款合計10萬元。

  


  2019年2月22日,北京愛農驛站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和《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相關規定,被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沒收違法所得318萬元,罰款金額合計415萬元,罰沒總額合計734萬元,相關責任人被警告并罰款合計10萬元。

  2019年5月7日,匯潮支付存在“未按照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照規定保存客戶身份資料;未按照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與身份不明的客戶進行交易”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洗錢法》相關規定,被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罰款合計人民幣630萬元。

  2019年3月1日,隨行付支付有限公司存在“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保存客戶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未按照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與身份不明的客戶進行交易或者為客戶開立匿名賬戶、假名賬戶” 的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洗錢法》相關規定,被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處以合計590萬元罰款。該公司兩名相關責任人被處以共計31萬元罰款。

  2019年1月21日,易聯支付有限公司因違反支付結算管理規定被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警告并沒收違法所得163萬元,并處罰款187萬元,合計罰沒350萬元。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六合图库总站即时开奘